上海音乐厅上演古典音乐“达人秀”----美国钢琴大师阿贝西蒙以九十高龄举行独奏会

阿贝·西蒙在独奏会后谢幕 谢震霖 摄  

 

一个90岁的老头,近两小时的独奏音乐会,这本身是奇迹!近年来,听过不少年事已高来沪演出的钢琴家,如弗莱舍、波里尼、彼得·弗兰克等,论技术,可以说,他们都已过了鼎盛期,但他们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心理状态却让音乐回归纯朴、接近作曲家心灵的超凡脱俗的境地。而阿贝·西蒙为其中很高龄者。

这位美国钢琴家、教育家,被誉为目前世界上仅存的后一位20世纪黄金年代的钢琴大师,7月13日来沪在上海音乐厅举行了独奏音乐会。90岁的老人,很多人路都走不稳了。而阿贝·西蒙还在琴键上飞舞。身高只有1.6米的他,却是音乐上的巨人,在舞台上依然轻松飞指,让人钦佩。

在舒曼《花纹》如波浪般的旋律中,西蒙表现出迷人的旋律线条。低声部的呼应问答透彻、简明和自然,沉醉在幻想梦境里的音乐是多么地接近舒曼。之后,西蒙奉上了更为庞大的《克莱斯勒偶记》,让我惊异的是,在这首内在感情和心理变化多样的曲目中,西蒙游刃在不同声部的旋律线让我们有了立体的听觉感受,旋律时而出现在高声部,时而在中、低声部中穿梭,且始终保持着三条旋律音响强弱层次的比例。我欣赏他演奏的第四首,西蒙凭借对钢琴音色特性的掌控和敏感度,随着和声精妙的变化,音色也随之明暗浓淡地变换其色彩,把舒曼内在、沉思的诗意以及焦虑、怪诞、浪漫渴求的幻想曲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是狂乱中热情与抒情冥想的迷人结合,非常漂亮的一笔。

下半场是肖邦24首《前奏曲》。傅聪先生曾说这是肖邦伟大的一套作品,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在西蒙的演绎中,我们听到一个内心无比强大的声音在表现个人从诞生走向死亡的宏伟的旅程。或许,我们无法用技巧来评价西蒙的表现。许多段落失去了技巧的辉煌,甚至无法一气呵成。但从碎片的集合中我分明看到了一个装饰得为清晰精致的图画。我尤其欣赏他的抒情乐段,如在第四、第六和第七段中,那种纯得透明的音色与音乐融为一体。当西蒙在第16段音符疾驰而过后,转到17首“降A大调”,超乎自然的宁静,结尾26小节持续的主音,仿佛来自天堂的钟声。瞬间我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多么接近上帝的声音啊……那天看来西蒙兴致很高,终还返场加演了三首。

整场音乐会中,给我印象深的是他对音色的独到处理,像魔术师般调配了各种不同色彩。舒曼《花纹》犹如天鹅绒质感的灰绿色,《克莱斯勒偶记》的深棕色到肖邦《前奏曲》的透明的珍珠白,都让人感觉西蒙是色彩大师。尤其在弱奏和表现多声部旋律线的时候,彼此倾听和歌唱的颜色更为丰富。也许年龄的问题,在踏板方面稍显滞后,有些持续音被忽略了。技术上,他跨越了年龄的障碍,右手的肌能保持得很好。关键的是他在音乐的情感表达上,真正做到收放自如,音乐已完全融在了他的血液里。

回家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90岁高龄的老人,还勇于站在舞台上,挑战身心的限,向我们展示音乐与人生的无穷可能性。

李长缨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