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雅马哈之夜“对话大师”John Bruce Yeh、Philippe Pierlot对谈

2014雅马哈之夜“对话大师”John Bruce Yeh(叶强)对谈

John Bruce Yeh(约翰 布鲁斯 叶,叶强)——芝加哥交响乐团助理首席单簧管


Q:您是几岁开始学习单簧管?又是为什么选择单簧管呢?

叶强:是在我6岁、小学二年〜的时候开始的。开始学习单簧管之前我学习了一年钢琴,不过觉得不是很适合。之后为了小学的交响乐团需要,在选择乐器的时候,我父母建议可以试试学习其他乐器,那个时候不知怎么的选择了单簧管,好像是乐器选择了我一样的感觉。后来在学校外也开始培训,遇到了很好的老师,越来越喜欢单簧管。我的父母虽然是科学家但也是音乐爱好者,他们经常会带我去看交响乐团的演出。我也参加了儿童交响乐团,结交了很多好朋友,上学的时候也遇到了很多有影响力的老师,可以说我受到了很不错的音乐教育。单簧管也使得我能很自然地进行社交活动。现在想来,觉得当初父母的建议是对的。


Q:在学习单簧管过程中您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又是如何面对的呢?

叶强:从小到现在怎么实现理想的声音是困难,也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小时候,我通过我的老师以及看音乐会所感受到的,在自己耳朵里已经逐渐有了我理想的声音,并且为了这个声音持续努力、奋斗。长大成人后虽然已经越来越接近这个理想的声音,但是还没有完全达到,还在追求。另外,我进入芝加哥交响乐团之后,从短笛到低音弦乐器都需要学习,还需要精通所有的单簧管,那个时候也有点困难。但是,我喜欢成为多方位演奏者,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收获颇大。


Q:乐器是否真的会影响演奏效果呢?您是为什么选择雅马哈乐器呢?雅马哈单簧管在演奏上给您带来了哪些帮助?

叶强:乐器可以说是你的声音,和乐器一起寻找你想传达的声音。好的乐器是一切(It means EVERYTHING.)它可以让你表现出你想要的。我和雅马哈的关系很特别。1977年芝加哥交响乐团的时候次接触雅马哈,我们有机会尝试雅马哈的乐器。对我们提出的所有需求,雅马哈都会在下一年给出回馈,给我很深刻的印象,让我注目。1990年我跟Chicago Pro Music在日本演出的时候,雅马哈问我愿不愿意吹他们的乐器。之后,越吹越喜欢雅马哈乐器。开始合作之后,有很多的开发工作,我觉得一路自己音乐的变化,雅马哈给了我很多帮助,他们非常尊重艺术家的意见,像团队协作,是很完整的关系。

在这次巡演中你们也可以了解到,雅马哈乐器让我喜欢的是它的诉说能力,可以演绎出我听到的。一首曲子中有很多要素:音调、发音、音色,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雅马哈乐器的话都可以很好的演绎出来。如果不能很好的表达这些,你将很难成为一名有表现力的乐手。


Q:作为首位芝加哥交响乐团的亚裔音乐家您是如何做到的?

叶强:我记得当时在我老家洛杉矶,在波士顿有几个亚裔音乐家,但是在芝加哥交响乐团那时还一个都没有。正好我去参加面试然后被选上了,偶然成为了芝加哥交响乐团个亚裔音乐家。我加入2年后,以为韩国小提琴艺术家也加入了,她姓No,所以我们乐团有了Yeh(音同Yeah)No。(笑)现在,我们有15位中国音乐家、3位日本音乐家、4位韩国音乐家,所以比例也越来越多。这也可以说明在亚洲,西方音乐越来越具影响力,更多的学生会被送往国外学习音乐。


Q:您平时休息的时候会听什么类型的音乐呢?有什么兴趣爱好呢?

叶强:我喜欢听爵士乐。休息的时候常会和家人去别墅放松一下。说到兴趣爱好的话,我的三个孩子是我的爱好(笑)我非常爱他们。其中小的是8岁的Mia,不在家的时候我每天都会和她FaceTime聊天。


Q:对于中国的单簧管学习者您有什么建议?有什么话想对中国音乐爱好者说的吗?

叶强:不仅仅是单簧管,听歌手及乐器演奏家的音乐,还有听其他乐器的演奏也很重要,这都会成为你的经验给你带来很好的影响。比如我的话,给我很大影响的是一支四重奏乐队,我也想像他们那样演奏。为了吹出很好的声音,你的耳朵里需要有很好的歌手的声音(voice)、歌剧的演奏或者小提琴独奏的声音诸如此类的概念,之后才能表现出来。所以你需要自己唱歌,不断寻找你自己的声音,同时也需要很好的榜样。


Q:您为什么常说唱歌

叶强:因为这是吹奏乐器的全部。乐器强调你自己的声音,帮你找到属于你的声音。但首先你需要了解好的音乐在你的耳朵里是什么样的。我通过雅马哈乐器找到了我的声音。




2014雅马哈之夜“对话大师”Philippe Pierlot对谈

Philippe Pierlot(菲利普 彼埃罗)——法国管弦乐团长笛独奏首席


Q: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长笛?为什么选择长笛呢?

Pierlot:我12岁开始吹长笛,我次接触长笛喜欢上了。但其实这不是我自己选择的,而是我父亲。因为他本人是单簧管艺术家,我很喜欢看我父亲准备单簧管哨片时的情景,所以其实一开始我想像他一样吹单簧管,但是他和他的一些艺术家朋友们有别的安排,所以让我吹长笛。当我收到长笛,打开箱子看到乐器,并试吹后喜欢上了。而且相较单簧管保养起来也比较容易,所以觉得吹长笛也很好。


Q,在学习长笛中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记忆深刻的是吗?

Pierlot:我不想听起来骄傲,但是对我来说学习长笛不是困难的。因为整个学习的过程中我觉得非常开心, 由于我的老师Joseph Rampal(非常的艺术家)是非常好的老师,他一直给我讲有关长笛的故事。5年后我便进入了音乐学院。


Q,您和雅马哈是有怎样的故事呢?是什么让您决定选择使用雅马哈乐器?在演奏的过程中是否真的给您带来帮助?

Pierlot1987年我在某国际赛事中担当评委时遇到了雅马哈。当时从日本过来的雅马哈工作人员有两支金色的长笛,那时候他们让我试了一下,我马上爱上了它。之后我也一直使用雅马哈长笛。

雅马哈的特点是你可以创造自己的声音(build your sound),有的乐器只能发出千篇一律的声音。但是雅马哈不是这样,雅马哈的乐器可以让吹奏者决定想要怎样来表现。充满各种可能性,音色具有柔软性又稳定,不是只有一个方向的声音。根据艺术家的个性不一样,表达出的声音也不一样。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近的很多乐器虽然功能好,但缺乏这个特点,所以我喜欢自己的乐器。


Q, 现在也有很多使用长笛演奏流行乐的例子,您觉得在吹奏古典乐和流行乐中很大的区别是什么?演奏流行乐时需要注意些什么?

Pierlot:因为我几乎都吹古典乐所以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但是不管是巴西音乐或者莫扎特音乐或其他种类的音乐,关键是你想怎么样表现,根据你状态的不同表达出来的情感也会不一样。这一点很重要。


Q, 您在休闲的时候除了音乐是否有其他爱好呢?比如运动之类。

Pierlot 运动倒不算是爱好。其实我生活中花多时间的是陪我2岁的女儿,照顾那么可爱的她让我觉得特别幸福。如果还有剩余的时间,我的第二爱好是做饭,那可以让我放松,暂时远离现实,我非常喜欢做家常菜。第三个是历史,我很喜欢看历史书,欧洲历史相关的书看的比较多。我觉得前人和现代人在很多想法上是相通的,所以有很多地方可以参考。后我还喜欢去散步。


Q, 在中国学校管乐团中,长笛算是受欢迎的乐器之一,很多孩子选择学习长笛。对于刚开始长笛的同学们,您有什么建议吗?

Pierlot:我个人觉得长笛刚开始学的时候是比较容易的,学到某个阶段后会感到其中的难度。我可以说的是希望大家感受快乐的同时继续学习长笛。像我对我的学生们常说你应该想象你将吹出的声音,而不是想着如何控制它。总之,长笛的优势是刚开始学的初学者也能感受到学习的快乐。这一点非常重要,当然还需要刻苦地练习,但我相信这也是可以坚持的,所以很推荐学习这款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