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道隐无名|雅马哈特邀艺术家秦文诚破译隐于旋律中的密码

我理解的“道”,是“话”的含义。
为何我将音乐称之为“道”?因为音乐正如作曲家所说的一句句话语,从中可以感受他们在作曲时想表达的情感与内涵。

大音希声,道隐无名


9月23日晚,雅马哈特邀艺术家——秦文诚,在充满书香与茶香的大隐精舍,为音乐爱好者们带来了一场主题为“大音希声,道隐无名”的音乐沙龙活动。

活动一开始,秦老师就此次沙龙的主题进行了简单的解释。 老师提出,“大音”即是指我们在生活中可以听到的东西;“希声”中的“希”字有“稀少”的含义。“大音希声”则意味着“真正可以进入人们心灵深处的音乐是十分稀有,且很难可以用耳朵听到的”。 “道隐无名”中的“道”意指可以触碰人们内心的东西;“隐”即是“隐藏”之意;“无名”则代表了那些不曾出现在谱例上,无法通过眼睛很直观地看到的内容。 因此,“大音希声,道隐无名”的含义为“音乐真正能够感触到我们的东西,并不一定是我们可以看到或是听到的。而此次沙龙活动中,秦老师就将通过对大师作品的解读,来探究音乐语言背后的隐喻。

琴音奏响,秦老师首先以久石让的作品《幽灵公主》主题曲作为开场曲,在雅马哈全手工系列钢琴S4B的配合下,向听众们展现了久石让音乐中所带给人们的心旷神怡的感觉。

旋律中,似有道不尽的话语,正喃喃诉说;缓慢的和弦似是蹒跚的步伐,充满着感慨。秦老师用精湛的演奏与细致的解读,用音乐为听众们带来了丰富的画面感。

在之后的时间里,秦老师以莫扎特、巴赫、德彪西这三位著名音乐家的作品为例,与听众一同破译了那些隐于旋律中的密码。

秦老师所挑选的莫扎特《d小调幻想曲》打破了听众们对于莫扎特作品的传统印象,没有活泼跳跃的节奏,没有纯真的情感,这部出自晚年莫扎特之手的幻想曲融合了其一生中对于生命、对于音乐的感悟,以及其作品中的精华。从这首曲中,我们也可感受到为何莫扎特被称为是“神性与人性共存”的音乐家。

旋律中,似有一个老人拖着沉重的步伐蹒跚踱步,时而在仰天长叹中感叹着人生的苦寂,时而在上天的暗示下与命运进行着抗争。音乐中,老人在踌躇中、在对生存的渴求中挣扎,他不甘地呐喊,不断地尝试,却一次又一次跌倒谷底。

跌宕的人生在旋律中呈现,晚年的痛苦与无奈交织,年轻时的欢乐与雀跃回荡在脑海,而乐曲也随着老人对年轻时快乐时光的回忆与感慨进入了尾声。

在介绍“西方近代音乐之父”巴赫的作品时,秦老师选择了巴赫十二平均律的第八首降e小调前奏曲与听众分享。

秦老师介绍,巴赫是一位十分善于描绘画面的作曲家,作为一位虔诚的教徒,巴赫有许多作品都提炼于宗教的赞美诗。

这首作品中,没有长段的歌唱性旋律,简短的音节将巴赫的节制与虔诚清晰呈现。旋律中似是无尽地祈祷,似是对心灵的洗涤。

诗与音乐与画面的交融,在巴赫的作品中完美体现。这位善于描绘画面的作曲家,从诗句中提炼出动人的音乐,又用音乐描绘出了美丽的画卷。

而在“印象主义”音乐鼻祖德彪西的作品中,秦老师选取了为人熟知的《月光》进行演奏。印象音乐不同于别的音乐作品,比较少有主观的情绪,更多的是客观地用音乐表达微观世界。

《月光》中,德彪西用柔和的旋律描绘月光下平静的水面,而随着世间万物的流动,旋律也逐渐变得动感流淌……德彪西的作品,便是用美妙旋律让听众从中感受到世界的美好。

在解读完三位古典音乐大师的作品之后,秦老师还在现场听众的掌声中演绎了著名的中国钢琴作品《彩云追月》以及久石让的两部经典作品《天空之城》与《菊次郎的夏天》主题曲< Summer >,让在场听众大饱耳福。

而在最后的听众互动环节,秦老师也与在场听众分享了他对于音乐、以及对于孩子的音乐教育的感悟。

在回答一位五岁琴童家长的问题时,秦老师表示在孩子学琴的过程中,对于曲目的理解与技巧同样重要且不能将孩子对于音乐的理解进行思维定式,不能限制孩子的想象。同时,弹琴也是一种语言艺术,在练琴的同时一定要会唱,孩子在唱的过程中能够更好形成对音乐的画面感,如此才能更好地理解作品。

而在回答一位听众关于信仰的问题时,秦老师指出过去的音乐家拥有属于自己的坚定的信仰,他们将自己的所思所想用音乐呈现。坚持着“我所写的东西代表着我的信仰”,过去的音乐家们始终保持着初心,才创作出了许许多多优秀的音乐作品。

活动最后,秦老师更提醒各位要正确理解音乐的核心。音乐本不是为了取悦听众而存在,而是为了释放与传递自己内心的信仰。而我们在欣赏音乐时,也同样需要明确自己听音乐与学音乐的目的。

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此次的沙龙活动,秦老师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于音乐的理解,也希望大家能够找到自己欣赏音乐的方式。